匹夫:西部风格的匹夫精神 - 影评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影评 > 正文

匹夫:西部风格的匹夫精神
2012-05-01 21:20:48   来源:

匹夫:西部风格的匹夫精神 如今国内的抗战题材电影大都找到了自己的寄居外壳,从胡大为的《遍地狼烟》到刚刚上映的《黄金大劫案》,再到杨树鹏的《匹夫》,都多多少...

\

        如今国内的抗战题材电影大都找到了自己的“寄居”外壳,从胡大为的《遍地狼烟》到刚刚上映的《黄金大劫案》,再到杨树鹏的《匹夫》,都多多少少的与“家国情怀”挂上了钩,如何在类型化与商业性之间寻找到电影的黄金分割点,或许这是每一个导演喊下“action”前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两年前,姜文的《让子弹飞》出世,虽不是万人空巷,却也称得上是好评“一边倒”的群民拥趸,这样“热血土情”的黑色电影模式,不仅让姜文“站着就把钱挣了”,更使得“后来人”看到了榜样的力量。有人说《匹夫》就是这样一部“后子弹”风格的电影,无论是相似度极高的时代选定,还是同为义气匪帮的人物团队,又或者是故事通篇折射出泥沙俱下的群像,都像极了《让子弹飞》中鹅城的智勇鏖战。摄影的最高境界,就是把熟悉的地方拍出陌生感,此话对于电影的选题,亦是如此,只要能走出自己陌生的路,便是赢着的。

         和以往《让子弹飞》《可可西里》《西风烈》等硬派电影不同,《匹夫》是一部较为“糅合”的电影,它在风沙漫天之中亦有文艺的抒情,它在不羁雄性荷尔蒙的表现上亦有莫名的喜感,这是它的标签,也是杨树鹏的蓄意。这样的手法,从根本上区别于以往单纯的硬汉打斗,也直观地体现在画面构图和叙事剪辑的风格之上,它不禁时刻提醒着观影的观众,这个从《我的唐朝兄弟》中走出的导演,他从前的恶趣味和特立独行的个人风格并没有改变,就算从碎花裤衩换成征战马甲,也都能让我们在人群中认出他。

         从故事的情节线发展来说,《匹夫》和同一天上映的《黄金大劫案》有些共通的交汇。和《黄金大劫案》主人公“小东北”的小人物成长记一样,《匹夫》想用彻头彻尾的变革气场告诉观众的也不过是点题一般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它用落魄召唤希望,用隐忍欲扬先抑,用爆发成全高潮和主旨情怀。在《匹夫》的故事中,从黄晓明饰演的方有望绑架了新郎官高栋梁开始,影片最大的伏笔便已悄然埋下,他不仅不是一张和表面一样简单的肉票,他给匪帮带来的与其说是“甜头”,不如说是“隐患”。他是整个故事的中心人物,也控制着影片的节奏和风格。从匪帮的不抗日到抗日,从爱情线的偷偷暧昧到堂而皇之,从急转直下的杀气动员到无厘头的KUSO结局,《匹夫》至始至终都在酝酿着一种温婉的力道,在风沙土的西部气质和若隐若现的文艺喜感中挑逗着观众的神经,但是相对于后者的含而不露,前者的“急先锋”情怀却处处落实在“一土遮百丑”的男性荷尔蒙主题之下。

         《匹夫》是有着强烈电影风格化,无论非线性的叙事,还是考虑周全的长镜头调度,无论是人物环境的前期铺垫,还是特殊时代下的造型心机,都可以称得上是追赶“大片”的外在风采。但是,电影的本质还是一个精彩的故事,而《匹夫》在这一点上不免是经不起推敲的,它用100分钟所突出的还是草莽江湖的瞬时变化性,以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为人处事忠告,除此之外,抛开华丽的噱头和外衣,这是一部大众性的抗日电影。

         基本上,凡是烙印“西部风格”的电影,都离不开“土”的混迹,《匹夫》亦是如此。影片人物的确立和矛盾冲突,一直都在土地和满天的尘土中行进着,纵然风沙一直迷眼,但“一土遮百丑”的噱头期盼,不过还是一段世外桃源的自我催眠,从片中高栋梁第一次试探的说出抗日的事情时,我们就知道角色矛盾和冲突解决,都已经开始渐入真人版“网络游戏”的境地设置了。我们不反对在高潮处对人物进行有限的动漫化处理,但是这个时限和动机在哪,确实是需要导演慎重拿大主意的了,毕竟,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而“败”永远比“成”更让人印象深刻。

         匪气不是咬咬牙、跺跺脚、耍酷斗狠就能吓唬住人的,内在的性格生命力才是支配“杀气”的最自然动力,也才能缓解如今观众的类型片审美疲劳,与其用形式化自然界中的“土”来营造环境,点题刻画,想一想如何更好的表现时局边缘人物的“风土人情”和他们的生存美学,或者才是“一土遮百丑”的正解。

影评

电影资讯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