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劫案:是金子,总会发光 - 影评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影评 > 正文

黄金大劫案:是金子,总会发光
2012-04-24 21:01:50   来源:

黄金大劫案:是金子,总会发光 自3年前经历过《无人区》上映的遥遥无期之后,宁浩便不是从前的宁浩了。和国外同行不同,中国电影人除了要面对艺术创新和经济利益的常规...

\

        自3年前经历过《无人区》上映的遥遥无期之后,宁浩便不是从前的宁浩了。和国外同行不同,中国电影人除了要面对艺术创新和经济利益的常规考验外,还必须遵守中国独有的审批法规,宁浩曾用《无人区》表达过自己的张扬,结果张扬怂了,这次,他用《黄金大劫案》交上答卷,放声大喊,我学乖了。

        宁浩确实学乖了不少。之前一部《疯狂的石头》以其复杂且精妙的叙事玩法儿,把观众对于宁浩的期待架到了不好落地的高度,然后他试图以《疯狂的赛车》再造前者的辉煌,虽有过亿的票房,但在口碑上已经难以望其前者的项背,毕竟,同为多线路叙事的故事,没点儿创新,后者就想要超越前者,总归是有些黄粱一梦意味的。

         有人说《黄金大劫案》之于宁浩,相当于《无良杂军》之于昆丁•塔伦蒂诺,都是转型的标杆之作,前者叙事不再疯狂,后者调度不再癫狂。确实,单线叙事、写实正剧、爱国情怀、外加演员训练班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全新人阵容,都彰示着宁浩此次对于之前“疯狂”系列的逆转之心,他曾一度不屑开门见山的表述方式,如今的《黄金大劫案》,却一上来就讲了一个最朴实的顺序故事,或许在宁浩自己看来,这样的改变无所谓外界声援的“稚嫩”或是“进化”,这只是一种对于商业电影市场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史蒂芬•金是好莱坞炙手可热的编故事高手,他看电影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叙事,那这个标准衡量《黄金大劫案》,估计他对宁浩会涌起一种“他乡遇知音”的惺惺相惜。宁浩对于故事向来挑剔,《黄金大劫案》虽叙事形式上朴实无华不花哨,但也在主旨逻辑和转折点上却也一点不含糊,“我对剧本永远都是这么一个态度,不到能拍的时候绝对不会拿出来拍”,此话放出,难怪宁浩信心爆棚。

        其实,说到底,《黄金大劫案》讲的还是老生常谈的“小人物成长记”,对于草根主人公“小东北”来说,突如其来的意外之财,对于他本就是金灿灿的钱财,这些钱财可以扭转他的命运和爱情,可是后来,经过劫案的戏剧化演变,又经过了日本部队的贪婪刺激,到了片尾,八吨黄金对于这个小人物来说,就已不仅仅是黄金了,他内心的英雄主义情操早已被唤起,黄金是责任,是使命,更是一腔堂堂七尺男儿胸口的热血。这其中,或许也包含着导演宁浩自身的“宁氏”梦想缩影,无论是《疯狂的石头》中的保卫科长,还是《黄金大劫案》中的痞子混混小东北,都是你我他身边最平凡的小人物,然而,时势造英雄,没有人天生是英雄,没人敢否认,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草根在关键时刻,只要有个奇迹让他们换上超人的衣服,他们照样个个是敢死队健将,上扛得起江山,下对得起女人。

        和之前“疯狂”系列里一众沦为“鸡肋”的女性角色不同,《黄金大劫案》中的女性角色彻底实现了“翻身农奴把歌唱”,陶虹饰演的影星芳蝶,是见证宁浩电影这一进化的标志人物。是她,果断拍板小东北入伙;是她,把脉着事成之后的分成条件;是她,主导着革命党男人们的所有行动;也是她,左右逢源在黑白两道见的利刃两端;最后更是她,牺牲了自己和团队,只为阻止这八吨的黄金落入日本人的血盆大口。她有女人的风尘,也有男人的魄力。这个角色,必将翻开宁浩电影“男子主义”新的篇章,“女性能顶半边天”的时代,早晚真正到来。

        导演就像商标,一旦烙印形成,便就很难再贴错。方言,就是宁浩的商标。从使用山西怀仁县方言的《香火》,到全片蒙语的《绿草地》,从《疯狂的石头》中黄渤张口就来的青岛话,到《疯狂的赛车》中五湖四海的方言大杂烩,都毫不遮掩地讲出了宁浩对于方言的独特情怀。此次的《黄金大劫案》,宁浩选择了在全国最有群众基础的东北方言,此方言具有“分贝普遍偏高”以及“声调彪悍”等特点,配合“小东北”这个主人公直白的东北名字,便迅速在这局关于“烧杀抢掠”大劫案的每一处犄角旮旯膨胀开来,一边插科打诨抖笑料,一边正儿八经彰显“宁式”风格。

        影片最后,小东北虽然自己没抢到那八吨黄金,可他帮助芳蝶完成了“家国情怀”的夙愿,这是导演第一次在片中发出如此励志的呼声,而因所有的“革命”都会有流血牺牲,又注定了这必是一场西西弗般悲壮的“感动中国”。当八吨黄金被王水溶解,顺着地下管道倾泻而出汇入江河,又与铁置换,使得船只镶金时,我们恍然了解,或许,这黄金是宁浩埋下的梦想隐喻吧,黄金固态可坚硬如铁,液态可灵动如水,最重要的是,是金子,到哪儿都发光。 

影评

电影资讯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