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2》第26集:觉醒 - TVB剧评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金枝欲孽2》第26集:觉醒
2013-05-28 18:23:47   来源:寒汐

《金枝欲孽2》第26集:觉醒湘菱借四阿哥的名义打探流斐的伤情,却因木都儿与其说起日前流斐借故轻薄她一事而心生疑虑。这边疑虑未消,那边朗天晴日下的一场大风就吹破了二人传情的油纸伞,湘菱追着被风吹起的纸

   湘菱借四阿哥的名义打探流斐的伤情,却因木都儿与其说起日前流斐借故轻薄她一事而心生疑虑。这边疑虑未消,那边朗天晴日下的一场大风就吹破了二人传情的油纸伞,湘菱追着被风吹起的纸伞一路奔走,早已不知要顾忌他人。这把曾为她遮风挡雨的伞就像那段曾挽救她于绝望之时的感情,终归变得破旧难圆。 
   如妃劝湘菱将此前尘往事当作一段实实在在拥有的回忆,但湘菱却愈发地执着于旧情中的真假。 
   
   当我们拥有一段感情时,满心憧憬,望与眼前之人携手一生,望此情能永恒不变,但当感情不再,我们又总是执着于过往的点点滴滴,断不能将它当成已逝云烟,反而怀疑旧日种种是否出自真心。其实,有些东西,来时便来,走时便走,来时惊天动地,走时悄无声息,而人从不如它潇洒,可以不去探寻来去的因由。 
   
   苏公公向湘菱道出原委,湘菱担心如妃设计对付流斐而匆匆与其密谈。 
   湘菱心神已乱,但看人看事仍有根有据,既猜中了如妃设局的初衷,亦看穿了流斐诀别的用心。只是流斐不但不认,还谎称是看中了木都儿而把湘菱当作棋子。 
   流斐说,我劝你,毋须将我和你之间的前尘往事看得这么重,正如你如今所知,你我之所以会走在一起,归根究底,是因为宫中主子鼓掌间的一场游戏,既然在这些闲极无聊的主子眼中,两个人走在一起是如此儿戏,你我身处其中,又何须计较什么呢?知道主子的把戏,以后就要懂得好好避忌。 
   同一处宫墙,见证了二人邂逅时的浪漫,也目睹了二人分手时的决绝。 
   流斐本想以这种方式护湘菱周全,可使其避开宫墙争斗的漩涡,但此种做法只能让湘菱越陷越深。
   人在绝望之时,容易动摇心神,上一次子女皆亡给了湘菱致命一击,这一次情人和知己的背叛又将唯一救命的绳索斩断,她如何能不恨。 
   发现如妃重绣的丝帕,回想如妃看信时的感伤,湘菱轻易就洞悉了如妃的心思,设局之人与入局之人,位置骤然转换。 
   
   另一方面,木都儿向吉海倾诉心事,言谈间有所怀疑,设计说要下嫁吉海,终于试探出吉海乃是装疯卖傻。 
   与此同时,宛琇获皇上加封为贵太妃,一时风头无俩,春风得意的她居然跑去永寿宫奚落如妃。 
   尔荷也因三番四次干涉如妃之事而令如妃心生不悦,主仆情谊走向断裂边缘。尔荷伤心之时遇到云秋玹,得其开解。 
   
   木都儿说,为女子,上半生要听命老父,下半生要追随丈夫,没半分时日可以自己决定前途,根本就不公平。 
   淳太妃说,在你眼中,我只是一只扑火的灯蛾,所以只要有一丝一线的光芒在我眼前出现,你就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扑过去整熄它。 
   尔荷说,天公眼中,对凡人可以摆布,主子眼中,对奴才亦是一样。 
   天意难测,命运难料。但人尚且不甘心被命运所摆布,又怎么会甘心沦为别人摆布的一枚棋子呢。
   云秋玹说,外间的事我们的确无法控制,但不代表我们没有自己的想法和意愿。 
   酣畅淋漓的大雨冲走了尔荷的泪水,刺破手指流出的血也昭示着湘菱的改变。 
   即使受伤,也有自己的主意。 
   
   添油加醋的叙述,虚构的情景,放大的细节。湘菱找到了对如妃最好的回礼。 
   尔荷曾对如妃说,你所设的局,要深陷其中的人,是湘菱而非娘娘自己。 
   可惜,为时晚矣。 

TVB剧场

电影资讯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