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距离》第15-16集剧情介绍 - 内地最新电视剧剧_剧情介绍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剧情 > 内地剧 > 正文

《遥远的距离》第15-16集剧情介绍
2016-10-01 23:10:13   发布:剧评网

《遥远的距离》第15-16集剧情介绍,《遥远的距离》演员表张博、徐百卉,第15集剧情,怜惜苏扬才华的吴主任亲自来到苏扬家里了解情况,并鼓励她等父亲病愈以后继续报考中央音乐学院。韩……

《遥远的距离》第15集剧情介绍 - 苏父病情稳定回家休养 郑母终于知道郑好身份

  怜惜苏扬才华的吴主任亲自来到苏扬家里了解情况,并鼓励她等父亲病愈以后继续报考中央音乐学院。韩一挺在劳教所宣传科的工作受到了所长的表扬,樊所长答应跟人事科商量商量把一挺的人事关系转到劳教所里来。张丽萍进了手术室生孩子,两家父母都在手术室外等候,司梦南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张丽萍生了个女儿,司母非常不开心。曾经拜托过苏扬做喇叭裤的三个年轻学生又来到苏家,并说还有几个朋友也想要苏扬帮忙做几条裤子,为了帮助父亲筹医药费的苏扬答应了但是每条裤子要收两块钱。

  司梦南每天在家沉迷于写诗,对孩子不管不顾,正在坐月子的张丽萍又得照顾孩子又得照顾司梦南十分辛苦。寄出去的诗稿一次一次的被退回来,张丽萍把司梦南嘲讽了一顿,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差。劳教所里安排大家学习各种手艺,樊所长从韩一挺处知道郑向东是郑福记的传人,烹饪手艺了得,便让郑向东给大家培训厨师课程,韩一挺负责在课上拍照,樊所长鼓励韩一挺把拍到的照片去投稿。韩一挺的照片顺利发表了,而且同时在好几本杂志上发表。司梦南看到了韩一挺发表的照片神色黯然,他也知道了郑向东在劳教所的事。由于三个学生的介绍,苏扬的喇叭裤生意越做越红火。

  郑好的鼻子突然流血,郑母和海琼带着孩子来医院检查,正好碰到同样来医院给父亲拿药的苏扬,苏扬知道郑好得的血友病开始怀疑是孩子是自己的,但郑母坚持说郑好是郑向东亲生的其他不愿意再透露。苏扬来到乡下找到宋素萍问当年孩子的事,宋素萍坚称孩子确实死了。心中仍有疑虑的苏扬来到郑家看望孩子,她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郑母,郑母根据苏扬的话推测出郑好是苏扬的,但有很多事情还是解释不清楚。郑母坚持先留下孩子,等海琼给郑向东写信问清楚再决定怎么办。知青返城大潮到来了,司梦南因为当初被张家算计的事跟张丽萍又大吵了一家,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和爱情都被玷污了。郑母和海琼带着孩子来到劳教所,郑母告诉郑向东苏扬已经放弃了上大学,她还追问郑好到底是不是郑向东跟苏扬生的,郑向东看事情瞒不下去了,只能把真相告诉了母亲。知道实情的郑母带着孩子愤怒的离开了,郑向东担心母亲直接去找苏扬着急忙慌的跟樊所长请假出去。

遥远的距离 张博 徐百卉
 
《遥远的距离》第16集剧情介绍 - 苏扬下定决心等待向东 向东暗中帮助苏扬

  樊所长不同意郑向东请假,郑向东没办法只能让韩一挺去追,韩一挺去晚了一步,郑母和海琼已经带着郑好坐车回申江了。得知事情真相的郑母十分生气,她打算一回到申江就把孩子送还给苏扬,而且坚决不同意苏扬和郑向东的婚事。回到了家的郑母本打算狠狠心就把孩子送回去,可是毕竟孩子已经养了一年多,有了很深的感情,郑母十分不舍,便让海琼去把苏扬找来,让苏扬自己来把孩子领走。海琼找到了苏扬家,苏扬正忙着给人量尺寸做衣服,海琼只说让苏扬一会去趟郑家,是关于孩子的事,但也没明确说孩子的母亲到底是不是苏扬。着急的苏扬一忙完就来到了郑家,心疼孩子的郑母话到嘴边却又改了主意,她坚持说孩子是郑向东和孙千雅所生。苏扬无法,她去了医院问医生是否血友病都是遗传所得,医生说也有后天得血友病的可能。苏扬虽然并不完全相信郑母的话,但她现在也不确信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了。郑母担心孩子送回苏扬身边会被左邻右舍的歧视,暂时不打算把孩子还给苏扬了。

  郑向东请到假和韩一挺一起回到了家里,郑向东责怪母亲不应该把孙千雅牵扯到这件事里来,并请求母亲同意自己跟苏扬结婚,郑母死活不同意。韩一挺给郑向东出了个主意,他自己准备带着刚发表的照片去找师傅苏父帮忙看一看,让郑向东陪着一起去见未来的老丈人,给郑母来个先斩后奏,哪知还没走到苏家就被郑母给半路拦下了,郑母以死相逼不允许郑向东去见苏扬。韩一挺跟苏扬见了面,他还是不敢跟苏扬说郑向东在劳教所的事,但他告诉苏扬静静的等待,要相信郑向东可以处理好一切,苏扬选择听韩一挺的话,等着郑向东回来。

  苏父的身体一直没有完全恢复,苏扬打算放弃今年的高考,先复习着明年再考。有人检举苏扬私自在家做喇叭裤的事,苏扬被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所长知道实情以后训斥了几个手下,并告诉苏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政府开始鼓励工商业的发展,苏扬的这种行为完全是被允许的,但是属于无证经营,最好去街道开个证明,带上户口去办理一个正式的执照,合法化。苏扬的户口一直还在贵州没有迁回来,借这个机会正好把回城的手续也给办好了。苏扬和王芳、建军、沙发三人商量着不做喇叭裤,改做望乡堡的蜡染,四个人一起投钱买布料、染料,把生意做起来。建军觉得这种粗布做的蜡染衣物根本卖不出去,临阵打了退堂鼓要求退钱。蜡染的衣服一件件做了出来,王芳和沙发每天上街卖,但是一件也没卖出去,苏扬没办法,只能决定先继续做喇叭裤,建军也经常来苏家要钱,苏扬只能先把父亲的医药费给了他。郑向东在劳教所拿了工资,他担心苏扬因为父亲的病钱不够用,让一挺把钱送给了苏扬,但是不让一挺说钱是自己给的,向东的钱正好解了苏扬的燃眉之急。通过跟父亲的聊天,苏扬知道了自己这次做衣服失败的原因,艺术家和人民的眼光是不一样的,要做出受大家喜欢的衣服就得知道大家都喜欢什么样的,她大量的从杂志、画报、电影里学习衣服的样式和搭配,经过研究以后苏扬做出来的衣服一拿出去很快就能卖空。苏扬又来到郑家看望郑好,她请求郑母让自己经常来看看孩子,郑母不忍心拒绝只能答应了。
明星美图

手机端请浏览:m.ontvb.com

关注TVB剧评网微信公众号,

大量港剧资源及独家资讯。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