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王妃》第5-6集剧情介绍 - 内地最新电视剧剧_剧情介绍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剧情 > 内地剧 > 正文

《兰陵王妃》第5-6集剧情介绍
2016-10-01 23:07:08   发布:剧评网

《兰陵王妃》第5-6集剧情介绍,《兰陵王妃》演员表张含韵、沈建宏、陈奕,第5集剧情,从碧香那里清锁总算缕清了宇文护、宇文邕和宇文毓之间的关系,但是关于镇魂珠碧香就一无所知了。……

兰陵王妃》第5集剧情介绍 - 清锁被颜婉陷害 清锁宇文邕争执不断

  从碧香那里清锁总算缕清了宇文护、宇文邕和宇文毓之间的关系,但是关于镇魂珠碧香就一无所知了。清锁正在努力思考自己嫁进大司空府的目的,突然看到窗外闪过高长恭的身影,她追着高长恭来到花园的假山边,两人还没来得及说上话就被宇文邕发现了,高长恭也趁机走了。清锁又与宇文邕发生了争执,清锁情急之下还打了宇文邕一巴掌,直到颜婉出现,宇文邕才放弃惩罚清锁。当日正好是宇文护的寿辰,晚上便是寿宴,宇文邕正为寿宴贺礼头疼,他一看到颜婉便放开了清锁,邀请颜婉陪他去挑选贺礼。清锁本不打算跟宇文邕一起去参加宇文护的寿宴,碧香提醒她如果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去娘家问问正是个好机会,清锁觉得是个好主意,跟碧香挑选着寿宴上穿的衣服,颜婉突然派人送来了一套衣服,说是为清锁准备的。清锁穿上了颜婉送的衣服,宇文邕看到她一身打扮似乎有点吃惊但也没说什么,在出发去大冢宰府之前,清锁向宇文邕所要自己绣有萤火虫的手帕,宇文邕借口说已经丢了,她又问镇魂珠的事,宇文邕不肯说,清锁以不去参加寿宴要挟,宇文邕只得答应寿宴结束以后就把手帕还给她而且告诉她镇魂珠的事。

  宇文护寿宴,皇帝宇文毓也前来贺寿,并带了上等的羊脂白玉雕刻成的玉江山作为贺礼。寿宴开席之前,宇文护夫人拉着清锁私下谈心,她给清锁编织了一段过去。在她的故事里,当今皇帝是宇文护扶持起来的,可现在却有人谣传宇文护要谋权篡位,虽然宇文护并没有此心但却不得不防,他担心当今皇帝会像先帝一样轻信谣言加害于自己。清锁一直在乡下生活,去年被接进大冢宰府,她被宇文护看上要送至宇文毓身边帮大冢宰府看着皇上,哪知进宫以后清锁却与宇文邕一见钟情,宇文护迫于无奈才求皇帝赐婚。清锁相信了姑母的话,她又问起镇魂珠的事,宇文护夫人推脱说不知道。听了姑母一番话的清锁离开房间一人独自思索,宇文护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跟她说,她只剩下三天的时间来完成任务,否则她将被作为弃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并不知道任务是什么的清锁十分着急的追问,却被大冢宰府的手下打断了话语。

  宴会开始,天色渐晚,花园里的灯笼都亮了起来,清锁的衣服在烛火的映照下显现出凤凰的样子,颜婉大叫凤凰原是皇后才可以匹配的事物,此举属大不敬,宇文护当即下令关押清锁,宇文邕挺身而出为清锁求情,宇文邕说这件衣服本是自己特意准备送给皇后的礼物,背后是用特殊丝线绣制的孔雀,清锁不知道此事才错穿了衣服,宇文毓有意宽恕,宇文护无法只能放过了清锁。不喜歌舞的宇文毓离开了酒席,一人在湖边凉亭里散心,清锁看到了刚想上前请安,被宇文邕突然出现拦住了,宇文邕警告她不要打皇上的主意,两人正要起争执,大冢宰夫人突然出现,两人只得假装在府中散步帮清锁找回记忆,大冢宰夫人顺势让两人在府中住一晚。大冢宰夫人离开后,宇文邕也愤怒的离开了,宇文毓又突然出现在清锁面前,清锁向宇文毓打听自己的身世,宇文毓所说与其他人的描述并没有什么不同。当夜,宇文邕和元清锁留宿大冢宰府,两人在人前装的十分恩爱,引起了颜婉的不满。颜婉偷偷拜见宇文护,她提出自己愿意作为一枚棋子帮助宇文护找到镇魂珠和离殇剑的下落,交换条件是宇文护得帮助她嫁给宇文邕。房中的宇文邕突然发现自己的佩香不见了,他回花园找佩香留下清锁一人在房中。

\
 
《兰陵王妃》第6集剧情介绍 - 清锁为长恭偷钥匙 清锁长恭约定一起离开

  清锁一人留在房中,突然窗户被风吹开了,清锁准备去关窗却发现高长恭的身影在门外闪过,清锁立马出门跟了上去,虽然没能与高长恭说上话却捡到了他留下的字条,字条上说自己的部下被宇文护关在地牢,请清锁帮忙取到宇文护贴身的一把钥匙,清锁准备帮高长恭拿到那把钥匙,她不知道她所见到的高长恭其实是有人假扮的,他穿着与高长恭一样的衣服,戴着与高长恭一样的面具。她边走边思索怎么取到那把钥匙,正好碰到了喝醉的宇文邕,清锁艰难的把宇文邕带到了客房,喝醉的宇文邕特别黏清锁,还让她跟自己睡一张床,清锁只当他是喝醉了耍无赖。

  趁着夜深人静,清锁偷偷潜入宇文护的房间偷走了他枕头下的钥匙,她从房间窗户跳出来的时候被藏在外面的宇文邕发现,宇文邕一路在她身后跟着。在清锁之后,高长恭的属下阿才也潜入了宇文护的房间想偷钥匙,他不小心碰倒了香炉把宇文护惊醒,宇文护带着人到处抓刺客,阿才逃跑无门劫持了清锁,宇文护下令只要抓到刺客不用在乎清锁的死活,宇文邕为救清锁却宁愿放了刺客,双方争执,此时高长恭出现救走了清锁和阿才。脱离危险的清锁感谢高长恭的救命之恩,高长恭却说如果早点知道她是周国大司空的侧室就绝不会救她,清锁伤心的大哭。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的清锁追问高长恭到底是不是他把自己从齐军军营里掳了出来丢在齐山镇,高长恭避而不答只问她一个周国皇室为何要潜入齐军军队,高长恭的质疑让清锁十分生气,看着生气伤心的清锁高长恭十分不忍,只能承认不是自己将她送出军营的。高长恭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跟小怜放风筝的时候小怜摔了一跤,左耳后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还留下了疤,他观察清锁的耳后没有那道疤,他在心里跟自己说清锁不是端木怜。

  嘴上说把清锁当鱼饵,清锁被劫持后宇文邕却十分担心,他着急的找宇文护打听情况,哪知宇文护和夫人突发旧疾,脉象非常不稳,府中还有其他人也有此症状,就连宇文邕和颜婉也突然出现了腹痛的症状。清锁把自己偷来的钥匙拿了出来,高长恭的手下却不相信她,提出要以清锁为人质要挟宇文护和宇文邕。清锁主动献计帮助高长恭等人救人,高长恭选择了相信她。高长恭问起钥匙的来源,清锁这才知道给她字条的并不是高长恭。高长恭推测那人应该不是敌人,清锁提出帮助救人的交换条件——让高长恭带自己离开大司空府,两人约定三日后在西大门一起离开,在清锁离开之前,高长恭摘下了自己的面具,让清锁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他还把当初自己与小怜的信物给了清锁。清锁走后,高长恭的母亲出现了,原来是她派人假扮高长恭让清锁帮忙偷钥匙的。清锁假装是从高长恭身边逃出来的回到了大冢宰府,刚到府门口的她突然也腹痛了起来。

剧情

明星美图

手机端请浏览:m.ontvb.com

关注TVB剧评网微信公众号,

大量港剧资源及独家资讯。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