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距离》第13-14集剧情介绍 - 内地最新电视剧剧_剧情介绍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剧情 > 内地剧 > 正文

《遥远的距离》第13-14集剧情介绍
2016-09-28 23:20:16   发布:剧评网

《遥远的距离》第13-14集剧情介绍,《遥远的距离》演员表张博、徐百卉,第13集剧情,休到探亲假的郑向东一回到申江就赶到了苏扬的家里,哪知苏扬刚刚去了火车站坐车去北京参加考试,他……

《遥远的距离》第13集剧情介绍 - 苏扬考上中央音乐学院 苏父血友病病倒

  休到探亲假的郑向东一回到申江就赶到了苏扬的家里,哪知苏扬刚刚去了火车站坐车去北京参加考试,他又急急忙忙赶到火车站,火车刚刚启动,再次见面的两人只能隔着车窗玻璃默默对视。失落的郑向东回到了家里,看着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的母亲还要帮助自己照顾孩子,他内疚不已,面对母亲和妹妹关于孩子母亲的询问,郑向东本来都打算说出来了,但突然发现错过了去派出所报到的时间,他只能又赶到派出所去。郑向东再次来到苏家,他请求苏父支持自己跟苏扬在一起,面对郑向东的深情,苏父选择赞成,但他要求郑向东在苏扬考上大学以后再做打算,郑向东答应了,跟苏父要走了一张苏扬的画像。郑向东把自己帮韩一挺做的假手送给他,还请一挺帮他借个相机,还嘱咐一挺千万不要把自己在劳教所的事告诉素养。张丽萍怀孕了,司梦南虽然三代单传,但他并不想要这个孩子。

  苏扬到了北京参加的中央音乐学院的专业课考试,她过硬的专业技能和作品中充沛的表现能力赢得了评委老师们的一致肯定。考完试的苏扬在大街上闲逛,看到有人穿着的时下正流行的喇叭裤,苏扬十分感兴趣并把它画了下来。怀孕的张丽萍和司梦南回到了司家,张丽萍跟司父司母说了怀孕的事,得知司梦南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司母单独找儿子谈话,劝他留下孩子好好过日子。回到申江家里的苏扬把自己的牛仔裤改成了喇叭裤,她还勇敢的把新潮的裤子穿出了门,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大多数人都觉得她穿的流里流气不正经,但有几个年轻的学生却觉得裤子非常好看,请求苏扬帮着做几条一样的裤子,苏父担心影响苏扬学习,只允许她做一条。苏扬收到了中央音乐学院的专业课成绩单,专业课第一,只要文化课过关就能录取了。韩一挺来到补习学校找苏扬,借口自己在学照相请苏扬做模特拍了好多照片,苏扬一直以为郑向东跟孙千雅在一起了,拍完照片一挺问她如果郑向东没跟孙千雅在一起她要怎么办,苏扬只是笑笑。韩一挺把拍好的苏扬的照片寄给了郑向东,他自己也因为这阵子捣鼓相机而热爱上了摄影,还拜了苏父为师。孙千雅放假回来又到郑向东家看望孩子,原以为苏扬和郑向东早就在一起的她才知道郑向东还瞒着家人苏扬的事。苏扬没上过高中,复习起高考来非常吃力,郑向东拜托孙千雅去帮帮她。受人之托的孙千雅趁着放假在高考前的一个月每天都帮苏扬复习,但她也不敢说出郑向东的事。

  在高考恢复的第二年,苏扬终于顺利的参加了高考。苏父担心苏扬考上大学以后的学杂费和生活费,他跟宋姨商量钱的事反而被羞辱了一番,苏父气的倒下了,正好被回到家的苏扬看见。原来苏父得的是血友病,从医生处知道病情的宋姨先偷偷回到家把家里的钱都藏了起来准备回乡下。又得了相亲假的郑向东回到家,答应郑母晚上把苏扬带回家吃饭。在家里帮助父亲准备饭菜的苏扬收到了录取通知书,郑向东正好来到苏家,苏扬以为郑向东跟跟孙千雅在一起对郑向东一直淡淡的,郑向东说为了庆祝苏扬考上大学晚上六点在大众饭店请她吃饭。

遥远的距离 张博 徐百卉
 
《遥远的距离》第14集剧情介绍 - 苏父病重苏扬放弃上大学 苏扬误会郑好的身份

  苏扬继母宋素萍来到医院要求跟苏父离婚平分财产,她咄咄逼人的样子逼的苏父生气吐了血,被送到抢救室抢救,医生讲苏父出现了并发症,上呼吸道堵塞,必须立即转到上海大医院治疗,苏扬急急忙忙的帮父亲办理转院手续。郑向东早早的来到大众饭店等候苏扬的到来,他还亲手为苏扬做了一道菜,可是苏扬早就陪着苏父去了上海的大医院。郑母和海琼也在家里等着孩子的母亲上门,看到郑向东是一个人回来的,郑母担心女方是因为考上大学不愿意跟郑向东继续好了非常担心,海琼着急之下说了自己的对象因为郑向东被劳教所以黄了的事,郑向东特别内疚。郑向东跟韩一挺说了没等到苏扬的事,他们一起来到医院想问问是不是苏父的病情起了变化。因为医院不肯透露病人的情况,他们找了很久也没找到苏父,苏扬家里也一直没人。

  苏扬带着苏父在上海的医院住了下来,怕苏父担心,苏扬一直隐瞒着录取通知书的事。探亲假到期,郑向东只能回了劳教所,但是韩一挺还是每天都去苏家看看情况。苏父的病情非常严重,就算病情控制住也得半年到一两年以后才能生活完全自理,为了照顾病重的父亲,苏扬撕掉了录取通知书,还欺骗苏父自己文化课没过没收到通知书。没有苏扬任何消息的郑向东每天在劳教所里郁郁寡欢,他以为苏扬已经去上了大学,身份的悬殊使得他的自卑心越来越重。在韩一挺的鼓励下,郑向东给苏扬往中央音乐学院写了封信,把所有的情况都写在了里面。病床上的苏父说出了郑向东曾经找到自己的事,苏扬这才知道郑向东没有跟孙千雅在一起,他还爱着自己,苏扬也给郑向东写了封信寄到了望乡堡。写错地址的两封信都被退回到了两人的手里,阴差阳错使得两人失去了联系。医药费越欠越多,苏父的病情也渐渐稳定了,苏扬带着苏父回到了申江在家里调养。新的劳教法规即将出台,郑向东所在的劳教所决定开始培养劳教人员回到社会以后的适应能力。郑向东拿着韩一挺寄来的照片跟樊所长推荐韩一挺来劳教所的宣传科工作,因为韩一挺卓越的摄影水平樊所长同意了。

  苏扬来到郑向东家里想问问郑向东的情况,第一次看到郑好的她心里洋溢出一种奇妙的感觉。郑母说孩子是郑向东的,孩子的妈妈去上大学了,苏扬以为孩子是郑向东和孙千雅所生,失魂落魄的离开了郑家,她又来到韩一挺的家里想问问情况,可是韩一挺已经去劳教所工作了。中央音乐学院的吴主任发现苏扬没有按时报到,叫人把电话打到了苏扬家街道传达室,知道苏扬为了父亲的病放弃了上大学机会的居委会王大妈十分惋惜。

剧情

明星美图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