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血道》第25-27集剧情介绍 - 内地最新电视剧剧_剧情介绍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剧情 > 内地剧 > 正文

《黄金血道》第25-27集剧情介绍
2016-09-01 22:04:09   发布:剧评网

《黄金血道》第25-27集剧情介绍,《黄金血道》演员表吴樾、杜志国、张会中,第26集剧情,季东海回到曾经办公的警所,回忆起朱一书还在警所的日子。朱一书还任巡官时,经常带着兄弟们一……

《黄金血道》第25集剧情介绍 - 东海出关寻一书 一书痴傻暂寄住

  季东海回到曾经办公的警所,回忆起朱一书还在警所的日子。朱一书还任巡官时,经常带着兄弟们一起晨跑训练。如今,警所早已破败不堪,季东海感到十分伤心。

  季东海在警所坐了许久,正当他要离开时,在院子里遇到老山羊。老山羊欲向他解释自己的无奈,季东海感到愤怒,想要直接准备离去。离开之前,老山羊特意向他提起程云轩要出关外,猜想是和朱一书有关。

  季东海不希望朱一书被捕,所以连夜去找庞德坤,以程云轩搞好关系为由,向庞德坤提出自己要和程云轩一起去关外。庞德坤虽然对突然转变态度的季东海感到怀疑,但是听到季东海已经解开心结,想要有所作为。由此,庞德坤找来程云轩,答应了让季东海和程云轩一起出城。

  琪琪格打听到程云轩去了关外,于是怀疑他可能是为抓捕朱一书而去的。琪琪格想要找到朱一书,所以他欺骗额尔德想要立即离开大风镇。额尔德虽然不知道琪琪格为什么会转变态度,但还是同意马上就离开。

  程云轩和季东海骑马走在城外,程云轩出言讽刺季东海,季东海内心不快,和程云轩发生口角。季东海虽然主动跟着他一起去关外,但是内心仍然鄙夷程云轩,想要查出事情的真相。程云轩对季东海感到恼羞成怒,但由于他还需顾忌庞德坤,所以并未对季东海下手。

  曾石洛和甄珠四处打听朱一书和明心道长的踪迹,但是没有任何消息。终于,甄珠从一个大婶那里得知朱一书的去处,想要去关外寻找。曾石洛以为朱一书和明心道长在一起,朱一书是不会在关外的,所以他千方百计地阻止甄珠去关外。程云轩朝季东海射击的枪声引来了争吵的曾石洛和甄珠,曾石洛看到程云轩也是去往关外。经过考虑之后,曾石洛和甄珠决定跟着程云轩找到朱一书,或者直接把他除掉。

  朱一书在玉儿家里养伤,顺便给玉儿家的酒馆帮忙。玉儿的娘亲和程云轩是旧识,程云轩来到酒馆吃饭,却意外发现了在酒馆里端茶倒水的已经变成哑巴的朱一书,不禁感到惊讶。程云轩找来玉儿的娘亲,问起朱一书的来历。玉儿的娘亲本就不是心甘情愿的收留朱一书的,于是把救他的经过说了一遍。

  甄珠和曾石洛跟随程云轩也来到了小酒馆,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他们乔装打扮暗中观察程云轩。当朱一书出现时,甄珠和曾石洛都认出了他。为了朱一书的安全,他们都并未声张。程云轩察觉曾石洛和甄珠神色异常,仔细查看了两人的装扮,认为十分眼熟。

  送货而来的焦亮也认出了朱一书,当他在院子里遇到朱一书时,他见朱一书一直不言不语,于是上前出手教训了朱一书一番。甄珠和曾石洛在客房的窗口看到朱一书被焦亮欺负,甄珠急切地想要下楼救朱一书,但是被曾石洛阻止。曾石洛担心这是别人设下的圈套,所以不让甄珠去救朱一书。

《黄金血道》第26集剧情介绍 - 一书愧疚逃避现实 东海发现运货真相

  琪琪格也跟随程云轩来到酒馆,发现在酒馆干活的朱一书。朱一书一直都不言不语。焦亮在程云轩的示意下,故意试探朱一书。琪琪格看到朱一书被焦亮欺负,出面阻止动手的焦亮。

  焦亮带人离去,琪琪格向朱一书表明身份,但朱一书不理睬她,直接从她的身边离开。曾石洛早已认出了朱一书,为了一书的安全,曾石洛并未心急地和他相认。焦亮坚定地相信哑巴不是朱一书,但程云轩和他意见相反。程云轩早已认出乔装打扮的甄珠和曾石洛,并且还想在成功交易的同时,一举消灭朱一书等人。

  琪琪格相信哑巴就是朱一书,猜想他肯定因为程云轩在场,所以不肯和自己相认。于是,她决定晚上再去见朱一书一面。额尔德不想琪琪格惹上麻烦,坚决不允许她再去见朱一书,并且还命令巴特尔将琪琪格绑住,不让她离开房间半步。

  琪琪格被逼无奈,只好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刀,抵住自己的脖子,逼迫额尔德答应自己去见朱一书一面,甚至不惜下跪恳求额尔德。巴特尔心疼琪琪格,帮忙劝说额尔德,额尔德无可奈何,转身生气的离开房间。

  朱一书坐在炕上,回忆起自己和琪琪格两情相悦,手下的兄弟因自己的行为一个个的死去,到最后连刘济民都对自己感到失望。朱一书内心感到愧疚,无法走出自己的心理阴影,于是只好逃避现实,让自己变得痴傻。

  玉儿在朱一书被打后让母亲强行拉走,看到朱一书受伤,玉儿拿着一瓶药进入朱一书的房里,向朱一书道歉。玉儿后悔让朱一书干活而被别人打伤。朱一书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之中,并未搭理玉儿。玉儿放下药后,便直接离开房间。

  夜里,程云轩的人开始行动。曾石洛看到四处的守卫,准备在今夜救出朱一书。曾石洛知道甄珠性格冲动,于是让她不要单独行动。程云轩为了成功地抓捕朱一书,对所有事情都做了周密的安排,还派人锁住季东海,不让他出来破坏行动。

  季东海察觉程云轩有所行动,所以他拔掉窗台的木柱,从窗台溜出房间。季东海悄悄潜入一个仓库,在仓库里发现了大量的烟土。季东海顿时明白程云轩此行的目的。原来程云轩是打着抓捕朱一书的买卖进行烟土的交易买卖,但他从始至终都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庞德坤计划的一个守卫突然进入仓库,将枪对准季东海。守卫认出东海,要求他跟自己去向程云轩解释。季东海假装答应,趁守卫不注意时将他打昏。

  琪琪格从房间出来,径直去找朱一书。然而,巴特尔为了保护琪琪格的安全,跟在她的后面。当琪琪格推开朱一书的房门,朱一书仍然坐在炕上。琪琪格眼含泪水地向他倾诉,一书仍然对她不理不睬,琪琪格对消沉的朱一书感到失望,十分伤心地离开了房间。

  季东海随后赶到,他相信朱一书的清白,想要带他离开,并且故意向朱一书提起发现程云轩故意贩卖烟土的事情。但是,朱一书仍然没有走出自己的心理阴影,始终不理睬季东海。季东海失望地留下了一把手枪,便离开了朱一书的房间。

  曾石洛和甄珠早已在屋外听到季东海说话的内容,知道朱一书一直不肯面对现实,不想重新站起来。甄珠准备进入房间救出朱一书,但被曾石洛拦住。曾石洛想让一书自己好好想想,重新面对现实。程云轩得知仓库被人偷偷潜入,他意识到自己的行动目的暴露,担心货物的安全,于是决定当晚转移所有的烟土。

《黄金血道》第27集剧情介绍 - 朱一书恢复斗志 琪琪格父亲身亡

  程云轩正准备转移车上的烟土,酒醉的季东海赶来举枪阻止程云轩运走烟土。面对所有的警察,季东海以大风镇警所巡官的名义宣布所有人犯了走私毒品的罪。程云轩根本不把季东海放在眼里,直接叫人教训了季东海一顿。季东海虽然受了重伤,但仍然想阻止程云轩拉货。

  程云轩正想命令手下出发时,身穿黑色皮衣的朱一书从院外走进来,面色威严地以大风镇警察的名义,宣布程云轩犯下走私罪。程云轩见朱一书已经恢复了斗志,惊异地命令手下人开枪对付朱一书。院内一片混乱,双方发生激烈的枪战。朱一书以少敌多,镇定自若。

  琪琪格和额尔德出现在不远处,看到朱一书正与程云轩发生枪战,父女二人和巴特尔一起朝藏有烟土的马车下扔火种。当火种掉落在车上,木车瞬间燃起熊熊的大火。程云轩看着几车烟土被大火燃烧,感到心疼不已,于是命令手下灭火。同时,程云轩仍然抓住朱一书不放,继续对付朱一书。

  正当曾石洛和朱一书准备撤离时,明心道长突然出现,掩护二人离开。额尔德和琪琪格早就在曾石洛的联系下准备合力救出朱一书,当朱一书被救出后,他们就一起逃跑。次日天亮,朱一书等人终于逃出程云轩的追捕,但额尔德在逃跑过程中被子弹射中,伤势严重,已经无力回天。临死之前,他拜托朱一书照顾好琪琪格。

  额尔德说完遗言后,便闭上眼睛离开了人世。琪琪格十分伤心,眼泪横流,大声呼喊着父亲不要离去。朱一书站在琪琪格的身旁,看到琪琪格伤心流泪,不禁心生愧疚,认为是自己害死了额尔德。

  琪琪格在大家的帮助下带着父亲的遗体回到蒙古,将额尔德埋葬。琪琪格仍然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整日以泪洗面,茶饭不思。朱一书看到琪琪格伤心的样子,给予她深深的关怀。朱一书自责是自己害死了琪琪格的父亲,甄珠对他情深义重,并未责怪于他。

  发生枪战时,玉儿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玉儿见季东海不顾一切地要维护正义,对受伤的他心生同情,所以不顾母亲的阻拦,救下了受伤的季东海。玉儿早已听见母亲和走私犯的交易,知道母亲一直在做着触犯法律的生意。当季东海醒来,知道玉儿和自己是一样的人,而且玉儿悉心照料自己,所以两人惺惺相惜。

  程云轩灰头土脸地回到大风镇,向庞德坤讲述季东海闹事的经过。庞德坤虽然心疼损失的烟土,但是季东海在庞德坤的心中占据的位置更重要。庞德坤心疼自己视为亲生的儿子被程云轩狠揍一顿,所以臭骂了程云轩一番。庞德坤见程云轩能力不济,所以联系西北双煞对付朱一书。

  程云轩见庞德坤几次三番地维护季东海,而且还重用老山羊来监视自己,怀疑庞德坤已经不信任自己,所以想除掉庞德坤,所以他暗中召集那四个被自己所救的警察,想利用他们来除掉庞德坤。四名警察在程云轩的欺骗下,为了维护自己的安全,决定找机会除掉庞德坤。

剧情

明星美图

手机端请浏览:m.ontvb.com

关注TVB剧评网微信公众号,

大量港剧资源及独家资讯。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