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王沥川》第17-18集剧情介绍 - 内地最新电视剧剧_剧情介绍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剧情 > 内地剧 > 正文

《遇见王沥川》第17-18集剧情介绍
2016-08-05 20:26:31   发布:剧评网

《遇见王沥川》第17-18集剧情介绍,《遇见王沥川》演员表高以翔、焦俊艳、连凯、林佑威,第17集剧情,刚向张总报到的静文就接了重要任务,担任王霁川王总的口译翻译,并马上去机场接王……

《遇见王沥川》第17集剧情介绍 -  一夜无语

刚向张总报到的静文就接了重要任务,担任王霁川王总的口译翻译,并马上去机场接王总和设计顾问瑞内。事有凑巧,仇人刚见面,静文就打翻了霁川和瑞内辛苦制作的建筑模型。这下霁川分外眼红,叫静文马上滚蛋。静文也不示弱,她是九通的员工,不受霁川管辖。而且萧观是静文父亲的学生,不可能得罪静文,所以她根本不吃霁川这一套。两人互不相让,瑞内只好出面打圆场,先回酒店休息。

在酒店大堂,小秋看到霁川和瑞内先行到达,却没有静文的身影,心里不免担心。而瑞内听到谢小秋的名字,就想起那些邮件里有小秋的署名,立刻明白了沥川和小秋之间的关系。在霁川和静文的事上,沥川认为哥哥的做法的确不妥。另两人上楼后,他在大堂找到小秋和刚到酒店的静文。在沥川向静文道歉时,小秋没有心思听这些,她有个大计划。静文下午曾为了拿放在沥川房间的接机航班号,在前台办了张备用卡。小秋要利用这张备用卡偷进沥川房间,删了电脑里的《沥川往事》。

摆脱了沥川后,小秋确定沥川去了霁川房间聊天。她偷偷进了沥川卧室,打开电脑就傻了眼,需要解锁密码。琢磨了半天,终于猜到密码是在云南吃米线时的店家招牌缩写。这让小秋心动不已。可还没等她动手删文件,就听到卧室外沥川走进了房间。匆忙之下,她只好藏身衣橱。沥川明明发现小秋在衣橱,却也不说破。一直等到小秋昏昏欲睡时,沥川才打开衣橱,看到把他的衬衣披在身上的小秋。此时的小秋瞌睡的不行,早就忘了此行的目的,只想着睡觉。就在沥川的床上,小秋沉沉入睡,沥川则一直守在她身边默默的看着。

一大早,睡醒的小秋意识到被抓了现行,刚要逃之夭夭,却被卧室外的沥川抓个正着。桌上放着早餐,让小秋受宠若惊。不过看到沥川出去开会拿走了电脑,小秋心里又是一阵懊恼,白忙活了一场。随便咬了几口吃完早餐,小秋刚出了门,又被隔壁房间的珍妮特撞个正着。小秋脸没洗头没梳的样子,难免会让珍妮特心生误会。而心生误会的不只珍妮特,还有霁川。沥川维护静文的样子,让霁川怀疑沥川执着的要回上海就是为了静文。

第一次没成功,小秋在静文的鼓动下,趁沥川开早会的时候再次去沥川房间。但这次不是为了《沥川往事》,而是查找四年前离开的原因。两人一通翻箱倒柜,在行李箱里找到沥川保留的相册,里面全是小秋的照片和一张小秋的素描,素描上还画了两只指纹戒指。当看到沥川钱包里还保留着当年去云南找小秋时的住宿发票、合影及一张借条时,连静文都相信沥川四年前离开一定有难言之隐。

但两人总归没有做贼经验,不知道找人把风。就在她们叽叽喳喳讨论不停时,开好早会的沥川回来了。静文听到声响吓得翻窗而逃,留下小秋和开门进来的沥川四目相对。

《遇见王沥川》第18集剧情介绍 - 定情戒指

看到凌乱的房间,被打开的行李箱,还有拿在小秋手里的钱包,沥川感觉自己的隐私被无礼的侵犯。小秋没法解释自己的行为,而沥川同样没法解释离开的原因。这就像个局,让两人深陷其中,渐行渐远。为了打破这个僵局,小秋愿意与沥川一起面对让他无法开口的苦衷。但沥川没有接受小秋的好意,为了彻底摧毁小秋心中的爱意,他撕碎了与小秋唯一的合影,夺过小秋手上的戒指远远的抛出了阳台。小秋痛苦的哭泣着,沥川的心中更痛苦。小秋流的是泪,沥川流的却是血。

小秋在阳台外的草地上顶着寒风找了一个下午,沥川也默默的看了一个下午。出乎霁川意料的是,当爷爷打来电话让沥川回瑞士时,沥川竟然没有任何抗拒,很爽快的就同意了。

而沥川到底是什么态度,小秋和静文各执一词。小秋坚信沥川仍有爱意,保留那些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明。静文则坚持沥川已没有感情,今天发生的事就说明了一切。显然静文说服不了小秋,小秋已经准备好了寻物启事,四处散发寻找戒指。这份启事最先引起了瑞内的注意,他曾看到沥川手上有一杖。当他得知沥川扔掉了小秋手里的定情信物,也为小秋打抱不平。不过在如何让小秋死心的问题上,瑞内觉得只有打一巴掌才会让女孩永远离开,只是不知沥川是否下得了手。

艾玛又傍上了个大款,年老貌丑,却很有钱。萧观的劝告被艾玛当成耳旁风,萧观也就不再理会她。现在重要的是照顾好小冬,小冬已经把萧观当成了未来的姐夫,这对萧观是最大的鼓励。

霁川一直想着抱仇,想找机会捉弄静文。可当看到静文一身正装礼服出来时,他心中突然感到似乎被丘比特的箭扎了一下。这身正装参加酒会不错,可霁川并没有告知酒会取消,故意把静文带到了项目现场。穿着高跟鞋的静文踩在泥泞的路上,狼狈的跟在霁川身后。霁川还像以前一样,误以为静文是为了接近沥川,才接受在GMF的工作。当一个人自以为了解一切的时候,就正是他最薄弱的时候。利用这一点,静文装出欲哭无泪楚楚可怜的模样,讲述着四年前沥川不辞而别的痛苦,想套出沥川离开的原因。可惜霁川并没有上当。

一个人留在酒店房间的小秋听到门铃声,有人捡到戒指,按照启事上的地址来索要奖金。可来人见小秋住着高档酒店,又看重这杖戒指,就狮子大开口,索要一万元奖金。小秋没碰到过这种无赖之人,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就只能答应。她手头只有五千,另一半她去找沥川要。戒指是沥川丢的,所以支付一半奖金也就是他应尽的责任。两人在房间门口势同水火的情景,被躲在一旁的珍妮特看得清清楚楚。

拿回戒指的小秋正在仔细的清洁着戒指,而在项目现场崴了脚的静文一瘸一拐的进了门。小秋做过霁川的助理,倒也颇得霁川的赏识,所以小秋对霁川的印象并不坏。静文则是有截然相反的看法。两人正说着,霁川打来电话,要静文过去帮忙制作模型。小秋见她脚肿得跟猪蹄一样,又对王霁川恨之入骨,为了不生事端就替她过去。

房间里除了埋头做模型的瑞内和霁川,还有正在审看图纸的沥川。小秋此时看到他,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剧情

明星美图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