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叛侣》第5-6集剧情介绍 - TVB最新电视剧_剧情介绍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剧情 > TVB剧 > 正文

《完美叛侣》第5-6集剧情介绍
2016-07-03 18:41:55   发布:剧评网

《完美叛侣》第5-6集剧情介绍,《完美叛侣》演员表陈豪、邵琪、黄智贤等,第5集剧情,柏言一早出门躲到街角监视宝琳外出,这时秀芝和女儿安娜撞车入院,柏言被逼放弃监视。双鹰兄长双……

《完美叛侣》第5集剧情介绍

宝琳认清自己心意
 
柏言一早出门躲到街角监视宝琳外出,这时秀芝和女儿安娜撞车入院,柏言被逼放弃监视赶到医院。原来秀芝与威廉吵架后饮酒再接安娜放学,她因不想安娜见到威廉而强拉她上车,以致令安娜十分惊恐并导致撞车意外。秀芝坦言安娜曾遭绑架,强烈反对安娜出庭作证。

双鹰兄长双鹏找柏言保释双鹰,柏言知道永恒保释双鹰之妻李彩凤,立即同往警署,同时吩咐狄文查探宝琳是否往学校找柏泓。

宝琳看到柏泓打鼓的兴奋神态,柏泓送她一张全家福相片。宝琳约柏言吃午饭,柏言拒绝,宝琳失望去找仁芳,柏言即吩咐狄文去协会监视宝琳。

彩凤得知情况实时认罪

柏言来到警署听到彩凤的姊妹大骂双鹰,永恒和晓欣劝止。永恒和柏言分别向彩凤与双鹰了解案情,当彩凤知道双鹰过去有不良记录,若今次入罪会判十四年,立即认自己收藏贼赃酒;相反双鹰不认收藏贼赃酒,倒认为彩凤初犯,最多判两三年监禁。

柏言到威廉的酒吧,听闻一名供酒商向酒保表明再收不到钱,以后不再供应廉价酒给威廉。世霆找到安娜被人绑架的资料,原来威廉为了女儿安全而未有报警,当时付了五百万赎金。

彩凤二十年前做妓女养家,结识双鹰后从良,双鹰经常犯事,一次因岳父的殓葬费与殡仪馆经纪打架。

双鹰认罪保护彩凤

柏言到医院找殡仪馆经纪时,遇上永恒,经纪道出双鹰趁彩凤小产入院,将殓葬费扣减。

柏言不满狄文跟踪宝琳办事不力,狄文辩称他的职责是帮客人解决问题,他不会让双鹰认罪。狄文找到资料显示贼匪劫酒时打伤保安,他仍在医院昏迷,若保安身亡,双鹰夫妇可能被控谋杀。

柏言知道案情严重,向双鹰道出一切,双鹰恍然大悟。永恒向彩凤提起双鹰减扣岳父殓葬费的事,彩凤激动的谓双鹰只想保护她,因当年小产后其身体虚弱,需要长期治疗,双鹰遂扣起殓葬费留给她治病,她请求永恒让她认罪。柏言代表双鹰向警方认罪,永恒愕然。

柏言解决两宗案件

离开警署时,柏言着狄文处理秀芝的案件,自己却跟踪永恒,同时打电话给宝琳试探她行踪。

宝琳从收音机听到屋苑发生火警,立即返家。火已救熄,宝琳立即冲入屋内看个究竟,庆幸家中一切无恙才放下心来,她想起以前一家四口的开心日子,原来自己还依恋这个家。

柏言曾到酒吧找威廉,指出双鹰接到一批贼赃酒,并质疑他两年前恒指大跌时适逢安娜被绑架,却能付上五百万赎金。柏言最后指出威廉转售贼赃酒谋取暴利,威廉听后决定与秀芝离婚,同时找人自首认罪伤人。

柏言提早回到家,宝琳高兴能与他一起晚饭,却不知柏言已看到永恒传过来的承诺短讯。

《完美叛侣》第6集剧情介绍

柏言担心柏泓重蹈父亲覆辙
 
柏言一方面回覆律师公会的调查,另方面想起宝琳与永恒相交,致胃痛发作。看过医生后,柏言与宝琳到大屿山商讨新居装修,他借装修的事促宝琳说出心底话,宝琳却不明他所指。

两人乘坐渡轮返回中环时,宝琳撇下柏言到永恒律师楼,柏言跟踪而至,见到永恒、宝琳、柏泓、Edith坐一边,另一边是汉华和纹身师霍炳强。Edith是柏泓的朋友,她是一位纹身师,因另开纹身店而与师傅炳强发生纠纷,宝琳便提议她找永恒调解。

敖君帮人害了自己

柏言找Edith,Edith坦言是柏泓主动帮她筹钱还债。她承认是次做错了事,但无悔做自己喜欢的事,起码不受他人操控。柏言被Edith气至无话可说时,发现柏泓在店内寄卖平板计算机为她筹钱。

柏言责柏泓不自量力,宝琳帮柏泓解释。柏言认为他们帮Edith,只会令她以为有转机,到最后她还是会输掉官司。柏言想起父亲敖君就是因为帮助他人,到最后自己走投无路,走上不归路。

十三年前柏言刚大学毕业,敖君本是地盘二判,因大判走数,他迫于借贵利发薪给工人。为了还债,敖君每天驾十多小时的士,甚至向妹夫叶兆康借钱,却被兆康拒绝。其后贵利标上门追数,柏言和柏泓惊恐害怕。

敖君听从宝琳劝告

敖君接载到香港参加交流团的女乘客宝琳到机场,途中遇上解款车遗下大批钞票散落马路,敖君跟途人一同拾钱,宝琳告知此举属犯法,敖君遭一言惊醒,将拾到的钱还给解款员后,便送宝琳到机场。

不久,警察指闭路电视拍到敖君拾钱过程,将他带返警署调查。柏言找彭律师替敖君申辩,彭律师指警方找不到敖君所讲的解款员,唯一可帮他作证是已返回印尼的女乘客,但她留下的行李牌只有街名没有门牌。

柏言决定替父亲找证人,亲手写下多封信件,寄往印尼该街道的每家每户,希望对方收到信能帮父亲作供。

柏言家变初遇宝琳

敖君的家门被人喷红油,铁闸被铁链锁着,他担心两儿子的安全,其后又知柏言尚未找到律师楼实习,忧虑官司会连累柏言前途。

贵利标毒打敖君一顿,限他三天内还清欠债,否则对其子不利。敖君走投无路,再找兆康商议。敖君将十万元放入公文袋内交予柏言,嘱他勿学自己不自量力,为发薪予工人卖楼借钱,还被人控告,嘲笑自己没本事就不要做好人。

柏言回家时见到兆康抱着柏泓上车,兆康指敖君已将柏泓卖了给他。兆康驾车离开时,敖君突然从天台跳下,柏言目击父亲跳楼自杀,呆在当场。宝琳刚到达现场,亦被眼前景象吓至目瞪口呆。

剧情

明星美图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