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规华》剧情介绍(1-21集大结局) - TVB最新电视剧_剧情介绍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剧情 > TVB剧 > 正文

《收规华》剧情介绍(1-21集大结局)
2015-09-02 08:54:02   发布:剧评网

《收规华》剧情介绍(1-21集大结局),《收规华》演员表杨怡、张继聪、林夏薇、杨明,自梳女梁芯到菜市场买菜,被档贩大讚其厨艺了得;忽然一名小孩牵了牵梁芯的衣袖,梁芯发现竟是大……

收规华第1集剧情

金华成功 捉拿歹徒

自梳女梁芯到菜市场买菜,被档贩大讚其厨艺了得;忽然一名小孩牵了牵梁芯的衣袖,梁芯发现竟是大户人家的大倌。负责照顾大倌的齐姑赶来,梁芯劝说最近拐带小童个桉急增,着她小心。梁芯到生果档打算买西瓜,岂料最后一个西瓜被三多里的探员金华免费取得;梁芯看不起收受利益的警察,出言斥责后离开。

齐姑拖着大倌为赶及买图书而走捷径,可是被拍花党弄晕,而大倌一瞬间被掳走。

金华成功捉拿歹徒

勇敢正直的探员沉一然在街头拘捕了小偷,遇上金华后他竟替小偷辩护。一然没有理会金华,正打算带小偷回警局;金华忽然见他身后有两人鬼鬼祟祟的抱着小孩,一然觉得事有跷蹊便拔足追赶。追捕期间,竟然被金华擒得其中一名同党,可是拐走大倌的人却逃去无踪。

梁芯回到三多里得悉大倌被拐,便和齐姑到警局报桉。警察要齐姑回家等消息,齐姑递上金钱希望探员能落力搜寻,梁芯见状阻止;这时金华出现,指多收点钱办事自然更加卖力。

正义警员拒绝收规

英国来的上司十分重视小孩被拐的桉件,下令三多里的探长尽快破桉。探长吕国遂要求所有探员取消休假以调查桉件,引起部分探员不满。金华将收规回来的金钱分派及各人,可是一然却拒绝接收。

梁芯虽担心大倌但无奈要返回妓院「欢得」上班;梁芯的好姊妹花影月是「欢得」的花魁,梁芯负责替影月梳头。有人送来人称「十一少」庄文韬的邀请函,着影月出席,影月见已推却多次,只好答应。

文韬的宴会上,影月与蓝彩蝶针锋相对,更打赌今晚谁会取得文韬的欢心。影月初时成功搏得文韬邀约共饮,蓝彩蝶愤然离席后突然出场大跳肯肯舞,引起全场哄动;文韬更看得开怀拥彩蝶入怀,冷落影月。

梁芯辞工寻找小孩

愤怒的影月离开酒家,遇见探望卖花女小莲及莲婆婆的梁芯;梁芯忽然嗅到一阵咸鱼味,转过头来便发现小莲不见了。

梁芯从后追赶时遇上一然,二人一起寻觅,可是最后也无功而还。梁芯耿耿于怀,回家路上不禁想起以前与影月一同被拐的往事。梁芯不希望小莲与她有共同经历,为寻觅小莲梁芯更辞去了工作。一然返回警署发现拍花党的党羽逃走了;一然要求上报事件,怀疑有人收钱放人,但被金华阻止。

梁芯一然合作寻人

疑犯身上的咸鱼味及感冒徵状是梁芯的线索,她到咸鱼晾晒场视察时遇上一然;梁芯觉得一然与其他会收规的警察不同。调查到晚上,一然忽然看见一辆运送馊水的木头车,可是附近并没有养猪场;梁芯想起儿时被拐亦是靠这些剩菜残羹充飢,二人遂跟随在后。同一时间,金华已派人追踪到逃走的拍花党党羽的行踪,正打算带大批人马拯救小孩。

一然与梁芯跟随木头车果然发现拍花党私藏孩童的巢穴,众小孩更被锁在铁笼里。一然借梁芯的髮夹成功解开铁笼救出小孩,中途却被拍花党发现,一然以一人之力力敌众人不败,可是忽然有人从背后偷袭将其击倒。

梁芯将小朋友安置后折返,发现金华带了人马进来拘捕有关人等,更称自己救回一然一命。

收规华第2集剧情

傲山一家 惨遭勒索

一然头部受重击昏迷,醒后怀疑袭击者是金华所為。金华前往大倌的居所收取赏金餘款时被齐姑看见,齐姑将此事告知梁芯。金华收款后大宴同僚庆功,更邀得影月為座上客,得同僚支持;席上眾人视一然為异类,认定他难在警队久留。宴后金华欲与影月到山顶,遇上一然与梁芯。一然从梁芯口中得知金华原来收受了大倌家人的利益;一然特地前来质问金华,金华直认不讳,二人起了冲突。

影月彩蝶争风呻醋

返回欢得后,金华不禁讚嘆自己拥有影月这等通情达理的红顏知己;忽然有客来访,金华只得从窗户离开。鱼贩宝少前来探望影月,而金华从容地从门口进来,扮作要為影月「执寨厅」,成功诱使宝少决定明日為影月「执寨厅」。

金华回到三多里时,见到梁芯与一眾自梳女,便揶揄她身為自梳女竟然终日与一然為伍。梁芯师傅美兰听罢,以為梁芯真的可能自有打算,梁芯连忙澄清。沉傲山為瑞丰年米行老闆,其二姨太何芸芳是其得力助手。芸芳怀疑有人偷米,略施小计便令监守自盗的员工大麻成露出马脚。

文韜炫富大烧银纸

「执寨厅」之意即某位达官贵人想成為心仪花魁「入幕之宾」时,便要开筵宴请全寨姑娘。鴇母唐玉娇和影月把此事通知瑞丰年米行的文韜,因文韜刚巧也打算在同日為蓝彩蝶「执寨厅」,因此玉娇着影月改期。影月气愤莫明,不满之餘还要到大厅替彩蝶赠庆;宝少到达后怒气冲冲找玉娇理论,影月為顾全大局,只好暂时哄回宝少。

宴席间,文韜尽显豪气本色,大撒金钱,他与宝少各烧银纸替影月与彩蝶取暖,好让她们不受寒。最初文韜略显优势,可是他的财富是由傲山借来的,银纸不够,文韜為顾全面子,突然打翻枱面,更误伤宝少。

吕国趁机敲诈傲山

傲山收到一封字体潦草的「打单信」,向其勒索五十大元。傲山到警局报案,吕国遇见更亲自接待傲山。可是吕国其实想敲诈傲山金钱,无意為他调查勒索事件,傲山愤然离开。吕国无意间听到昨晚文韜与宝少争执,误伤宝少,便借题发挥向傲山报復。吕国先命人夸大宝少的伤势,然后率眾到傲山的住宅拘捕文韜,要求收规三千元,否则会将文韜带回警局。傲山不从,文韜最后被锁进收押所。

一然博得傲山信任

一然為了替傲山调查「打单信」一案,亲自前往拜访傲山询问详情,初时被傲山拒诸门外。可是一然仔细分析信的字跡后,令芸芳推测到信件可能来自早前解僱的一名员工。

一然成功破案后返回警署,无意发现原来宝少的伤势是偽装的;金华指这是吕国的命令,着他不要揭穿,否则难在警队立足。一然没有理会,到傲山住所交代「打单信」事件时,告知他宝少的伤势是假的。芸芳听后十分愤怒,希望一然可以当面揭穿吕国的阴谋,若被解僱,瑞丰会安排职位给他,想不到一然竟犹豫起来,没有回应。

吕国带同文韜摆下宴席等候傲山前来。芸芳与一然出现,指出不会缴交三千元费用,一然更打算道出吕国的诡计。此时傲山出现,主动交出三千元赎回文韜,一然大惑不解。

剧情

明星美图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