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发胭脂》第19-20集剧情介绍 - TVB最新电视剧_剧情介绍 - TVB剧评网_ontvb.com
首页 > 剧情 > TVB剧 > 正文

《水发胭脂》第19-20集剧情介绍
2015-04-23 14:15:53   发布:剧评网

《水发胭脂》第19-20集剧情介绍,《水发胭脂》演员表陈豪、盖鸣晖,第19集剧情,信源用其祥手机打给秀芳,着她到楼下接其祥回家。秀芳用冰水淋醒其祥后,接到信源传来的录音片段,其祥……

水发胭脂》第19集剧情

洁开记招公开身世

信源用其祥手机打给秀芳,着她到楼下接其祥回家。秀芳用冰水淋醒其祥后,接到信源传来的录音片段,其祥在醉中已把简洁的身世说穿。秀芳把录音带给简洁听,解释一直隐瞒只是为了保护她,担心她会被亲父敲诈。秀芳推断信源只是为了钱,打算一次过把事件了结,不能让他伤害简洁名誉。秀芳请律师准备保密协议书,要求信源签署后才给他二百万元。简洁在病房反覆听信源的录音,不料被承康听到。秀芳从电视得悉简洁宣布即将在医院召开记者会。

其祥解释当年误会

秀芳与其祥赶到医院,其祥在停车场遇到锦富与辛先生,向辛先生解释当年的误会,并拿出有力证据。信源悄悄坐到一角,听简洁有何事宣布。简洁交代了脚伤及嫁入田家的传闻后,说出自己与秀芳的关系,并谓在戏迷心目中她可能不完美,但她却觉得从未如此圆满过。此时,戴维领着一班戏迷,高呼支持简洁。记者看见锦富,问他不选简洁作媳妇是否与她的身世有关,锦富却谓并非他们不选简洁,而是简洁拒绝了他的儿子。锦富更上前祝贺秀芳母女团聚,秀芳想向辛先生致歉,但辛先生表示过去的事不要再提。

倩婷怀了克勤骨肉

记者继续问简洁有关生父的问题,信源听了简洁的答案,黯然离开。一鸣与允儿分析事情,认为简洁不会懂得先发制人,公开自己身世,断了信源敲诈的威胁,相信背后定有人向她出谋献策。简洁做物理治疗时可站起来,便央求医生让她回家休养。锦富请承康暂停克勤新居的设计,克勤回家,表示会结婚,且女友已有三个月身孕,而他的女友,正是承康助手倩婷。倩婷更改了与万总的会议时间,但未有通知承康,承康赶回公司,倩婷请承康亲自签署合约。

示意皑莹有权签约

承康详阅合约后,指很多条款对美满不利,又问倩婷为何不把合约交给皑莹做。倩婷指承康明知皑莹暗恋他,却一直把皑莹当作扯线公仔,从未认真听取皑莹意见。倩婷以怀孕为由,未有修改万总的合约,承康着她把合约交回皑莹跟进。万总派助手高凡与皑莹磋商合约细节,高凡邀皑莹一起午膳,他看到皑莹的手机接收不良,送了一部仍未推出市面的手机给皑莹。高凡与母亲吃自助餐庆生,邀皑莹同往。高母很喜欢皑莹,还邀皑莹周末同往拜佛。皑莹修改合约后请承康及克勤签署,克勤表示皑莹身为财务总监,可负责签署合约。

克勤突然划清界线

克勤应倩婷要求开设计公司给她打理,自己亦退出美满,但他不想让锦富知道,想承康把退股的金额直接交现金给他。克勤又以专心打理晋丰泰为由,退出新美满。高母把皑莹当作儿子女友般看待,彼此相处融洽,高凡更送花到美满给皑莹。高凡不小心弄湿了合约,他在公司重新列印后赶到美满,请皑莹补上签名及公司印章,随即赶往机场把合约送给万总。 “梦幻山庄”的家电出了问题,克勤竟与承康划清界线。

《水发胭脂》第20集剧情

承康目睹 紫芊劈腿

承康召开紧急会议,Roger请了假,承康不满球叔的处事手法,他又着一鸣依新选的家电尺寸重新设计施工图则。一鸣担心一次过更换六千个单位的 家电未必能应付,向承康提出建议,承康不满一鸣质疑他的决定。承爱明白承康因克勤在紧急关头与他划清界线而愤怒,但她提醒承康,美满的员工都尽心尽力替他 工作,不应把怒气发泄在他们身上。承康在天台思索如何应付美满的问题,但总想不出有效对策,突然听到简洁弹奏的古筝声。

丧父当天 惨被训斥

简洁关心他公司的状况,承康自怨自艾,简洁却认为承康其实不太糟,因他一直顺风顺水,若他回头细看,会发觉上天待他已不薄。承康反问简洁断了 脚,是上天要她体会些甚么,承康听了简洁的回答后,尝试体会箇中的滋味,但坦承依然很愤怒。简洁给他递上水蜜桃,谓甜食可令人开心,承康拒绝,更谓在世间 各种能量中,他最憎恶的是所谓的正能量。Roger客户到美满投诉,承康把对Roger两天的不满一次过训斥,谓若再犯会发警告信。Roger保证不会有 第二次,并说他的父亲不会死第二次。

承康目睹 紫芊劈腿

皑莹表示Roger最近经常请假,正是因为老父入院,今天早上,老人家已离世。承康把一个水蜜桃送到Roger面前,Roger拒受好意。承康 把水蜜桃全送到简洁家,指吃甜食令心情好的方法行不通。二人对模型屋各自讲理想屋,简洁发觉承康根本不了解紫芊的生活喜好。承康从电视节目中得悉李大导的 电影会停工数天,便飞到上海探紫芊,却目睹紫芊与Sam的亲密表现。承康打电话给简洁,请她给自己一些正能量,简洁无从帮忙,建议承康依循自己的心去做。

醒觉中了 高凡圈套

紫芊向承康交代清楚,并把戒指还给他。承康收到晋丰泰及兆臻发出的律师信,因未能如期完成工程,要求新美满赔偿。承康着皑莹准备合约,并约律师 开会应对。皑莹发现合约竟是旧版本,她致电高凡追问修正版合约变了旧版本的事,高凡一直不回覆。她亲往找高凡,发现自己被骗。承爱问承康为何合约条款那么 苛刻他也会签,承康也不明修订了的合约怎么会变成倩婷之前草拟的旧本。皑莹提议承康控告她,因合约是她签署的,若承康告她,则新美满便无须负上任何责任。

承康往找 克勤算账

皑莹哭诉被高凡所设的局欺骗,令她在旧版合约上签了名。承康细想,明白一切是克勤刻意安排,往找克勤算账。克勤把责任全推到承康身上,嘲承康与 他认识多年,却从不知他的话孰真孰假,更指承康只是他身边一个「擦鞋仔」。承康火冒三丈,忍不住动手打克勤。秀芳等替承康不值,承爱担心承康,但不知承康 躲到哪去了。简洁发现承康在天台借酒浇愁,尝试开解承康,承康把心中郁结向简洁发泄,更气谓若简洁能再踏上舞台,才配向他讲道理。

剧情

明星美图

手机端请浏览:m.ontvb.com

关注TVB剧评网微信公众号,

大量港剧资源及独家资讯。

  • 新闻
  • 爆料
  • 内地剧
  • 剧情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Back to Top